旨在结合我对于尼采的了解,尼采是一个疯狂的天才

弗里德里希威廉尼采是19世纪德国着名的哲学家,首倡权力意志说,鼓吹超人哲学,被视为现代非理性主义思潮的先驱。对他的评论历来众说纷坛,有人把他描述成邪恶的魔鬼,说他用思想的毒剂腐蚀了整整一个世纪的人类:也有人把他说成是圣洁的天使,持身严谨,有如圣徒。其实,他是一个身患麻痹症的残疾者。尼采的病态与病态心理,对其哲学的形成,起过直接的作用。他的一生就如同一则恐怖的神话,震撼着每个了解他及其学说的人。
1844年10月15日,尼采诞生于普鲁士王国洛肯村一个世袭的传教士家庭,他祖先是波兰人,后移居德国。尼采自幼多病,敏感脆弱,五岁时便失去了父亲,因而性格变得内向、忧郁,时常离群索居。少年时入校读书时,虽然学习刻苦,但数学成绩总是不理想。1864年,20岁的尼采考入波恩大学,不久又转到莱比锡大学学习神学与古典语文学,由于深得语言教授考里奇尔的赏识,因而尼采从神学转攻语文学,才能得到充分发挥。这段时间尼采很幸运,25岁财经考里奇尔的推荐,被巴塞尔大学授予教授职称;紧接着,莱比锡大学又在不经任何考试,甚至无需提交学位论文的情况下,授予他博士学位。
然而,命运对尼采并不垂青,就在它慷慨地赋予他无尚荣誉的同时,也把一束不幸的光柱投向这位才华横溢的骄子。从此,他的生命之树就开始慢慢枯萎了。
1867年,尼采为适应战争需要而接受军事训练,结果不慎从马上摔下来,胸骨受重伤,并一直都未完全康复,致使终生备受此次重伤之苦。1870年,普法战争爆发,他因身残和严重的眼疾,而体检落选,不能从军,只能充当一名救护人员。但这位敏感的青年,一见伤员的鲜血竟晕了过去,尼采异常脆弱的神经,不能经受长期的强烈刺激,终于惊恐成疾,被遣送回家。这并不是光彩的事情,给尼采的精神施加了压力。他只好去当教授。1876年,尼采的病情开始恶化,死亡的灵光时刻威胁着天才的生命,他一年之中几乎有二百天处于病魔的纠缠之下。虽然在短短的十年间,尼采出版了《悲剧的诞生》、《不合时宜的思想》、《人牲的,太人性的》等一系列不朽着作,但是无休止的病痛折磨,使他那富有活力的青年学者形象失去了原有的光泽。1879年,年仅35岁的尼采因日益严重的神经麻痹症而被迫退休。祸不单行,他的双眼几乎失明,眼睛极易过敏,害怕阳光,他只能终日困于书房,用写作打发时光。双重的病痛折磨着他,使他逐渐失去了生活的乐趣,他开始变成了一个遁世者。但就是在这种痛苦的生活中,他的心灵得到净化,他以超人的意志,完成了许多着作,其中有不朽的《查拉图斯特拉如是说》。当尼采成为自己那个时代最负盛名的人物之时,病魔也把他带到了一个完全陌生的世界:尼采疯了!1899年1月,尼采突然爬上自己房屋屋顶,写出许多语无伦次的信件。这个自称神秘的与近于疯狂的灵魂,终于真的疯了,他在最后几封通信中写道:您曾经发现过我,找到我是容易的,但现在的困难是,如何摆脱我……署名为钉在十字架上的人。另一封信写得更为荒唐,他在信中竟然号召要在罗马召开一次各国君主会议,以决定将年轻的德国皇帝枪毙于此,署名是尼采—凯撒。当尼采的朋友们赶来营救时,只见他在一片狂乱中用臂肘弹压钢琴,高唱亢奋的歌曲,精神完全错乱了。从此,他成了一个没有思想、丧失了意念的活僵尸。
尼采的着作有一个很大的特点,即语录式的警句、格言,带有很明显的随意性,这是因为他的眼睛敏感怕光、不能持久使用,只好把观点与随想语录下来,然后连缀成文。尼采在自传《瞧啊,这个人》中有这样一些刺激人的标题:我为什么这样明智,我为什么这样聪颖,我为什么如此伟大,我为什么写出了这么多的好书……假如不了解他不幸的一生,可能会把这种态度视为狂妄。理解了他的生活,就知道其中包含着无尽的痛苦和对痛苦的抗争,因为这个身患绝症的天才未能得到人间的爱,尼采终生未娶。
尼采是一个疯狂的天才,既是弱者也是强者,他的思想在西方世界引起了剧烈的震动。1900年8月25日,这个尝尽人间磨难的不幸的天才,踏上了通往生命彼岸的旅程,永远离开了他曾经诅咒过的世界。

       
这一篇文章是我关于《悲剧的诞生》的第一篇文章,旨在结合我对于尼采的了解,分析尼采创作该书的个人背景时代背景。在此文之后我还会后续发布关于该书内容以及影响的研究。

尼采的个人背景及渊源

图片 1

青年尼采

       
此书由尼采写于1872年,尼采时年28岁,由其老师莱比锡大学的古典语文学教授李契尔推荐到了巴塞尔大学任古典语文学教授。该书原题为《悲剧从音乐精神的诞生》,由尼采当时的挚友也是坚定的支持者瓦格纳的出版者弗里茨出版,扉页上印有从束缚中解放出来的普罗米修斯的形象。

1.古典语文学的雄厚基础

   
《悲剧的诞生》在当时是作为古典语文学著作发表的。这就需要追溯到尼采所受的教育,尼采在1858年进入位于瑙姆堡的普福塔公立乡村寄宿学校学习,而在该学校古典语言几乎占了学校课程的一半。在1862年,尼采毕业,希腊文和拉丁文学业成绩优秀,数学成绩糟糕。尼采如是评价数学,

过分理智的科学,十分无聊。

       
在1864年,尼采写作了关于希腊诗人忒奥格尼斯的拉丁文毕业论文。 1865年,在波恩大学度过的两个学期中,尼采主修神学和古典语文学。在其老师李契尔转往莱比锡大学后,尼采也跟随转学,并放弃神学研究。在莱比锡大学以“第欧根尼▪拉尔修的史料研究”为主题的有奖征文中,尼采获得了该奖。在李契尔的激励下,尼采建立了一个语文学学会,尼采在学会中所作关于忒奥格尼斯的研究报告极为成功,李契尔称,他还从来没有看到一个学生在仅仅三个学期之后就达到这样的高度。在1868年于《文学核心杂志》中发表了对于语文学新作的评论。据李契尔所说,尼采成了“莱比锡青年与文学家的偶像和领袖”。在1869,尼采被巴塞尔大学任命为希腊语言和文学的编外教授。同年,为《莱茵语文学文库》完成了索引。在1870年,发表演讲《希腊的音乐剧》以及《苏格拉底与悲剧》,并被任命为正式教授。在普法战争期间,尼采完成了论文《狄奥尼索斯世界观》草稿。

2.对于音乐艺术的深刻了解

       
该书中大量篇幅的关于音乐的论述也是可以溯源尼采青年时期的活动。尼采在1860年与克鲁格以及平德一起创建了“日耳曼尼亚协会”。在该协会中,他们定期进行诗歌、学术以及后来也包括音乐和当代历史方面的创作,彼此互相批评作品。协会还购置了瓦格纳的《特里斯坦和伊索尔德》中一段风行一时的钢琴乐谱。尼采自幼学习钢琴,可以熟练地即兴演奏。而不幸的是,1863年该协会消失了,因为其他人不再提交他们的作品。在1862年毕业时在学校做报告《论音乐中的魔力》。在1868年聆听了瓦格纳《特里斯坦》和《名歌手》的前奏。同年,在东方学家波洛克豪斯的府上与瓦格纳本人相识,瓦格纳亲自为尼采演奏了《名歌手》片段,在告别时瓦格纳邀请尼采去看他。在1869年,瓦格纳将他的《生平记述》开头送给了尼采,尼采于卡尔斯鲁厄聆听了瓦格纳的《名歌手》。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