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开始研究晚明的出版文化,青楼文化在当时文人生活中占有相当重要的地位

明清妓女是时尚风向标 市民学妓院跟潮流

妓女的选美活动,对一般的老百姓,尤其是女性,影响力非常大。妓女的服装、化妆等都起到榜样的作用,就像时尚风向标一样。当时的流行服饰、流行歌曲,都是从妓院传播到社会上。

中国的出版历史似乎是一种波浪形的发展,有高潮时期,也有单调、低潮的时期。南宋到元代是比较发达的时代,到了明前期趋于单调,到晚明又是一个发展时期,进入清代又趋于单调,到晚清又迎来发展。

日本东京大学东洋文化研究所的大木康(Oki
Yasushi)教授专攻明清文学和明清江南文化史。不过,他更是冯梦龙的超级粉丝,认为自己一切研究都是从冯梦龙出发的:专门探讨冯氏其人其作的《冯梦龙〈山歌〉研究》这样的专著自不必说,其他因为想了解冯梦龙笔下的妓女和青楼世界,他写了《风月秦淮:中国游里空间》;为了弄清冯梦龙的出版生涯,他写了《明末江南的出版文化》……他的研究初衷是先看到当时江南整体的社会文化背景,然后再回到冯梦龙和他的作品中去。

日本东京大学东洋文化研究所的大木康(Oki
Yasushi)教授专攻明清文学和明清江南文化史。不过,他更是冯梦龙的超级粉丝,认为自己一切研究都是从冯梦龙出发的:专门探讨冯氏其人其作的《冯梦龙〈山歌〉研究》这样的专著自不必说,其他因为想了解冯梦龙笔下的妓女和青楼世界,他写了《风月秦淮:中国游里空间》;为了弄清冯梦龙的出版生涯,他写了《明末江南的出版文化》……他的研究初衷是先看到当时江南整体的社会文化背景,然后再回到冯梦龙和他的作品中去。

图片 1

借着大木康来复旦大学文史研究院参加“世界史/全球史视野中的东亚”国际学术会议的机会,记者请他谈了他眼中明清江南文人的生活。

图片 2

图片说明:《古文真宝》是对日本和朝鲜半岛影响深远的汉籍之一。图为金文京教授旧藏日本江户时期刻本《魁本大字诸儒笺解古文真宝》,见《东亚汉籍版本学初探》一书。

谈到明清江南文化,青楼文化是不容忽视的一环,青楼文化在当时的文人生活中占据了怎样的地位?

在开始谈明末江南出版文化之前,我想首先简单回顾学术研究的兴趣转化过程。我在大学阶段一直念中国文学,从本科以来便一直对明末苏州文人很感兴趣,尤其是冯梦龙。冯梦龙以其编写的短篇白话小说《三言》最为有名,但《三言》之外,他还编过《情史》《古今谭概》《智囊》等故事集和笑话集《笑府》,戏曲方面有《墨憨斋定本传奇》《挂枝儿》《山歌》等,另有《四书指月》《麟经指月》《春秋衡库》等科举用参考书。他的著作其实是包含了小说、戏曲、经史子集等,早在1993年,上海古籍出版社就出过一套影印本《冯梦龙全集》,皇皇四十三册之巨,足以表明他著作之丰。

大木康:青楼文化在当时文人生活中占有相当重要的地位。我们在南京秦淮河一带可以看到一个很有趣的地理现象:中间有个夫子庙,孔庙的后面是当时的学校——府学,府学的右边是很大的江南贡院。夫子庙的后面有一条三山街,是当时书店集中的地方。孔庙、学校、考场、书店都集中在一个地方,构成了文教区。明清时期在南京的乡试每三年举办一次,那时候江南地区的考生就都会聚集在那里。而隔着秦淮河,过了一座文德桥,就是南京的旧院,即青楼区。从地理位置上来说,文教区与花街的搭配堪称微妙。就像近代上海的四马路也是这样,四马路是当时上海文化出版的中心,而后面的小弄堂里就是妓院。

冯梦龙出过那么多书,自然与当时出版业、书商密切相关。为了了解与冯梦龙相关的出版活动,我要对整个明清时期的出版情况有所掌握,所以从冯梦龙出发,我开始研究晚明的出版文化。

每三年一次的乡试,会有多达两万名的考生云集在南京,八月十五日考试结束后,正逢中秋。考生在应试结束后,就松懈了紧张的心情,进出声色场所享受风流世界也是很自然的事。

展开剩余83%

明末江南的妓院有一种特别的情况。妓女当然每个时代都有,但是明末文人对妓女的文化要求越来越高。戏曲、音乐、文学、书画、围棋、焚香、茶道、厨艺等,举凡所有艺术领域都要求精通。例如在余怀的《板桥杂记》里留下芳名的名妓,她们有多半被描写到精湛的才艺。妓女的文化水平越来越高,可以说与当时的文人几乎齐肩。因此,钱谦益和柳如是、冒襄和董小宛,那一类文人与妓女之间的交际,一点都不隐讳,反而成为当时一种文坛佳话。钱谦益把写到南京秦淮妓女的诗收在自己正式的诗文集《牧斋有学集》里。如果在以前,一般的文人不会把咏妓女的诗文收入他们重要的集子里,只是在词或散曲里会有一些,且大都带有嘲讽妓女的味道。但是明末清初的不少文人就把很认真地描述或回忆妓女的诗文收在他们的集子里。这是之前罕见的事。

书籍承载知识、文化,是方便有用的载体,各种知识经由书籍传播到千里之外。日本曾派遣唐使前来学习中国文明,遣唐使返回日本时就带了很多书回去,使身在日本的日本人也可以接触中国的文化与文明。书籍在中国的历史很长,早在战国时期就已经以木简、竹简的形式存在。到了唐代,已经积累了经史子集四部的很多书,可是《隋书·经籍志》中有记载的书,基本上都是宫廷里的藏书。相比起来,唐代看书的人还并不多,能看到书的人也只是少数。唐代以前,书都是人们手工抄写的抄本,抄一部书很慢,所以数量不多,很可能只抄一本,这或许也是因为当时对书的需求没有那么大。书以抄本形式流传,也经过了一段漫长的时间。

我对明末清初南京秦淮的兴趣,还有作为一个日本学者,从日本文化的角度和背景而产生的研究动机。日本江户时代的文学,基本上都与青楼艺妓有密切的关系。当时很著名的浮世绘,多是描绘艺妓的。十八世纪江户流行一种被称为“洒落本”的游冶文学,完全是描述青楼艺妓和嫖客的小说。很久以前在日本的文学研究界,就有学者说过,要真正理解江户时代的日本文学,就一定要了解当时的青楼文化。我相信,中国的情况也应该是这样。

中国书的历史上,有两个很重要的转折,一是纸的发明,在东汉发明纸之前,书都是竹简木简,之后就进入了所谓卷子本的时代;一是印刷技术的发明普及,尽管唐代已经有了印刷技术,但印刷术到了宋代才普及,所以书印刷出版真正的普及也可以说是宋代开始的。宋代印刷术普及,书籍印量大增,这也说明宋人对书的需求比之唐人更甚。这很可能跟当时科举制度的发展成熟有一定关系。儒家经典是考科举的重要内容,但是在抄本时代,书中常有错字,而国家层面的科举考试必须要有统一的文本,而印刷的普及就适应了这种需求。现在我们还能看到有不少宋代的书。当时被印刷的书主要还是所谓的古典,即价值已经稳定的书,比如儒家经典、正史、唐以前文人的作品等。当然也有例外,比如苏东坡在世时就出了自己的诗文集,这种情况在当时是比较少见的。

当时文人的这些生活,通过怎样的途径影响了当时的社会风气,是通过自己的小说戏曲创作吗?

书在内容上摆脱古典作品的范畴而逐渐多元化,可以说是从南宋、元代开始的。当时出现了一些为实用的目的而编的大型日用类书,如南宋《事林广记》、元代《事文类聚》这类生活百科全书大量刊行,还有《大唐三藏取经诗话》、元代《全相平话》这样的初期小说被刊印。《大唐三藏取经诗话》是早期的《西游记》故事,《全相平话》是元代初期刊行的历史故事,其中包括《三国志平话》,当然比起明末的《三国演义》是很短的。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