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废黜的中国满清皇帝、谦恭的青年溥仪在消失多月之后,有一个人在中国北方的长春

1934年3月初,有一个人在中国北方的长春,陶醉在美梦终于实现的兴奋之中。他就是末代皇帝溥仪,即将再度“登基”被加冕为“大满洲帝国”的皇帝。于是,3月5日,他成了美国《时代》周刊的封面人物。报道写道:

“谦恭的皇帝”梦想复国1934年3月初,在中国北方的长春,有一个人陶醉在美梦终于实现的兴奋之中。他就是末代皇帝溥仪,3月5日,溥仪出现在《时代》封面上:在满洲的寒冷中,本周发生了一件大事。大批警察搜遍了长春的大街小巷,收缴了3000支步枪、15万发子弹;卡车满载粮食而来,分发给3万个贫困家庭;同时,还向无家可归者提供住房。5000名士兵被派来守卫尚未竣工的皇宫。一批被挑选出来的记者,在一处宽敞的院子里看到,宫廷要员们身着蟒袍,头戴皮帽,帽子上嵌有珠宝,朝着一个乌黑发亮、刷着中国漆的珠宝皇冠模型练习伏地长拜。高度近视、戴着眼镜的溥仪将成为一个新的国家——大满洲帝国的皇帝。上周,这里叫满洲国,两年前则被称作满洲。(《时代》,1934年3月5日)溥仪早就被废黜了皇位,实际上沦为平民,但他在惨淡中仍做着皇帝梦。如今,哪怕是当一个可怜、可悲的傀儡,他也心甘情愿、踌躇满志地准备着登基仪式。因为,在被废黜20余年后,他总算等到了这一天。尽管在1911年的辛亥革命中,清王朝被推翻,但作为末代皇帝的溥仪,如同世界其他被废黜的皇室、王室一样,其行踪与命运依然受到中外媒体的关注。1924年,溥仪被冯玉祥派兵逐出紫禁城。他携妻妾、仆人仓皇逃至天津日租界隐居,曾是轰动一时的大新闻。1927年,当北伐大军逼近北平、天津时,身份特殊的溥仪重新浮出水面,接受记者采访。《时代》曾以《谦恭的皇帝》为题报道说:被废黜的中国满清皇帝、谦恭的青年溥仪在消失多月之后,上周第一次接受记者采访。目前,他隐居在天津日租界。他说:“我们今日在中国所见,除了政局混乱、背叛、贿赂、战争,除了人民承受更多的苦难之外,别无其他。这都是由太多腐败将军所致。他们到处都有,进攻、撤退、再进攻——不是为中国,只是为他们自己之私利。”“今天,当一个皇帝并不是闲差事。一个好皇帝要为臣民着想,是臣民之慈父。我的能力和智慧尚不能胜任中国人民之父的重任。我确信将会有人出现,成为一个统一中国的皇帝……”(《时代》,1927年7月4日)所谓谦恭,实则为一种姿态。嘴上说“当一个皇帝并不是闲差事”,但溥仪一直沉迷于恢复清王室的梦想。1924年后虽隐居于天津日租界,溥仪却不甘永远做一个普普通通的平民,过一种正常的生活。他梦寐以求的仍是“复国”,他不愿意被世人淡忘,他要以各种方式向世人证明他的不容忽视的存在。“九一八”事变对于中国人是个灾难,但对于溥仪却是期盼已久的新纪元的开始。在他看来,满洲是他祖先的宝地,他们正是从那里起步,开始进军关内,完成统一中华的伟业的。现在,他也要从那里重新开始。1931年11月2日,溥仪与日本关东军情报首脑土肥原贤二密谈,决定出关。同时,他拒绝了蒋介石以恢复优待清室为前提的挽留。8天之后,11月10日,他从天津偷渡白河,几天后秘密出关,抵达营口,同月下旬移居旅顺,住进了日本人的大和旅馆,开始与日方密谈、酝酿满洲国的成立。如今,在几岁时就早早失去祖业的他,终于在20年后又有了重温旧梦的契机,哪怕是当一个傀儡!“满洲国皇帝”是玩偶溥仪内心非常明白自己的尴尬处境,但渴望称帝的欲望早已压倒了一切。日本方面最初只想将东北从中国分离出去,成立一个“满洲国”,委任溥仪担任“执政”,而非如溥仪所设想的帝制,即加冕为皇帝。但溥仪称,如要他出山,就一定要称帝。日方不肯让步,在日军司令板垣征四郎发出最后通牒后,溥仪只能同意先出任“执政”。双方讨价还价后,日方也答应了溥仪提出的“一年为期实行帝制”的条件。1932年3月9日,溥仪在长春就任“满洲国”的“执政”,年号“大同”。一年多过去,1934年3月1日,“满洲国”改为“大满洲帝国”,改年号为“康德”,溥仪正式登基称帝。溥仪与日本的这种依存关系,其实早就在世人的意料之中。1931年《时代》在报道“九一八”事变时便这样说到溥仪:“日本为随从众多的溥仪先生提供津贴,在天津的日租界为他安排了一处豪宅,让他享受现代化生活,将他牢牢控制,一旦中国某一部分分离出来,就可能使他成为傀儡皇帝而不再是公民。”傀儡——整个世界直言不讳的共识,溥仪坦然地接受了,为了恢复祖业的千秋一梦。西汶艺术网[
2 <

“在满洲的寒冷中,本周将进行一件大事。大批警察搜遍了长春的大街小巷,收缴了3000支步枪,15万发子弹,卡车满载粮食而来分发给30000个贫困家庭。同时,还向无家可归者提供住房。5000名士兵被派来守卫尚未竣工的皇宫。一批被挑选出来的记者,在一处敞开的院子里看到,宫廷要员们身着蟒袍,头戴皮帽,帽子上嵌有珠宝纽扣,朝着一个乌黑发亮、刷着中国漆的珠宝皇冠模型练习伏地长拜。高度近视、戴有眼镜的亨利·溥仪(HENEYPUYI)将成为一个新的国家——大满洲帝国的满洲皇帝,上周这里叫满洲国,两年前则被称作满洲。”(《时代》,1934年3月5日)

“九一八事变”对于中国是个灾难,对于溥仪却是期盼已久的新纪元的开始。在他看来,东北是他的祖先的宝地,他们正是从那里起步,进军关内,完成统一中华的伟业。现在,他也要从那里起步。哪怕是当日本的傀儡!

溥仪与日本的依存关系,其实早就在世人的意料之中。1931年《时代》在报道“九一八事变”时这样说道溥仪:“日本为随从众多的溥仪先生提供津贴,在天津的日租界为他安排了一处豪宅,享受现代化生活,将他牢牢控制,一旦中国某一部分分离出来,就可能使他成为傀儡皇帝而不再是公民。”

虽将之称为傀儡,但这一次《时代》封面对溥仪形象的处理,明显要比在此之前出现的吴佩孚、蒋介石等人要重视得多。以往都是黑白照片或素描,而这一次,则是由肖像画家精心绘制的彩色肖像。溥仪身着黄色龙袍,手持如意,头顶宝石皇冠,身后是七彩光芒。虽登基于乱世,画面却呈现一个华丽的景象。在西方人印象中,溥仪最有代表性的是他的深度近视,于是,肖像上醒目地画上了他那厚镜片的眼镜。在肖像中,溥仪显然比他的本人英俊,一幅胸有成竹的样子。

《时代》报道了溥仪“登基”仪式的紧张筹备: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