虽是一篇一篇地品《聊斋》,并为《聊斋志异》题诗

古典文学浩如烟海,每个钟爱古典之人,心中也都有自己的排序。曾有一种说法:南华经、相如赋、班固文、马迁史、薛涛笺、右军帖、少陵诗、达摩画、屈子离骚,都是古今绝艺。读至此,不妨再添上一笔,松龄文也是古今一绝。
手头有《聊斋志异》的精选本,为聊斋专家马瑞芳所选。聊斋近五百篇章之中,马瑞芳女士选了一百篇。细品下来,是篇篇精美。
晚上,九点上床,开始给女儿宜徽讲《聊斋》,用的就是这个选译本。用白话讲,原本以为,挑几个适宜她听的,也就结束了。谁知,她显然听得入迷且过瘾,而且,还常常会有一些童语点评。宜徽的及时之评,比起但明伦与冯镇峦的夫子之评,属童语。
有时,孩童的品评,无猜无隔,最是可喜。直至现在,宜徽仍念念不忘种梨的若干情节。她好奇怪,为什么那梨树后来就成了车把了呢?蒲松龄根据儿时看戏法的回忆,加上想象的点睛之笔,是飞来神笔,没有理由可解释的。但是,她执着于那神奇的变幻,常要发表自己的一二观点,以此宽释不解情怀。所以,我比较在意她的品评。
约至三月后,依旧给宜徽读书,这次,读的是一本《一百位名人谈读书》,我选了一篇冰心的,讲给她听。她听到冰心小时候对《聊斋》最爱,不禁会意一笑;再读一篇苏步青的,也是从小爱读《聊斋》的,她听了,又是展眉一喜。我很喜欢看她这种可爱的样子,也希望能仔细拾掇起她的珠言玉碎,珍藏起来。
讲《聊斋》的时日多了,七岁的她,终于不满足于听,拿起书来要自己翻。一篇《江城》读完,给予的评价是——还不错。后来要求我每隔一段时间就给她念一遍《黄英》,原因是——太爱这个故事了。她与此书之间,彼此通灵。聊斋魅力之大,小小宜徽,也爱听蒲老先生齿上飞花的深情讲述。
为宜徽读后,自己也有了些感想。觉得那些夜半美女,仿佛也是无夕不至的。让我有一种缅怀远古、皈依自然之想。以随笔心境来品聊斋,会如何呢?
虽然白话版更通俗易懂,但却少了文言版的那份古朴的韵味与干脆利落,也失去了与蒲老直接碰撞的快感。
后来,《聊斋》的书,慢慢接触的多了,翻过的几个版本,皆厚实、小巧、雅致。古籍版的,配有仕女插画,哀怨、清冷,背景多用图腾意象,美丽而夸张。那是潇潇春雨红了。有插图当然好,看看那些古装的女子,揣摸她们的性情,是一件很有意思的事。没有插图也没有关系,想象即可穿越这历史时空的阻隔,去丰富当时的情境。
中国古典文学的批评传统,即是品评结合。我写的《胭脂聊斋》,不属于庖丁解牛般的解读、评析,而是重点放在赏上。结合着品,是亦品亦赏,突现古典美学的特点。在品评文字方面,我是属于萧规曹承之人,我是借蒲松龄才子之笔,推陈出新,附之笔语一番罢了。虽是一篇一篇地品《聊斋》,但是,人物与人物之间,还是有些关系的。而且,借品评《聊斋》之际,自我抒情解意一番,其中也自成一个系统。在鲜活的生命体验中,随时随地保留对古典文学的评点,这也不失为看小说的情趣。
清人在评点《聊斋》时,曾说:“事则反复离奇,文则纵横诡变”,这是从事、从文方面去谈,不妨再就语言方面接续一句:语则古艳生香,算是我拜读《聊斋》一书之后的一点心得吧。

族裔有争议。世称聊斋先生,马瑞芳称他是世界短篇小说之王。

人物评价

作品影响

图片 1

图片 2

籍贯

郭沫若曾这样评价:”写鬼写妖高人一等,刺贪刺虐入骨三分。”

蒲松龄的座右铭是:有志者,事竟成,破釜沉舟,百二秦关终属楚。苦心人,天不负,卧薪尝胆,三千越甲可吞吴。

蒲松龄,字留仙,一字剑臣,别号柳泉居士,世称聊斋先生,自称异史氏,现山东省淄博市淄川区洪山镇蒲家庄人,汉族。

关于蒲松龄先世的族属有四种说法。根据蒲松龄《述刘氏行实》上的记载来看,蒲松龄全家信佛重僧且豢养家猪,不符合山东地区回族人及其后裔的宗教信仰和风俗习惯。
[阅读]

蒲松龄出生于一个逐渐败落的中小地主兼商人家庭。19岁应童子试,接连考取县、府、道三个第一,名震一时。补博士弟子员。以后屡试不第,直至71岁时才成岁贡生。为生活所迫,他除了应同邑人宝应县知县孙蕙之请,为其做幕宾数年之外,主要是在本县西铺村毕际友家做塾师,舌耕笔耘,近42年,直至1709年方撤帐归家。1715年正月病逝,享年76岁。创作出着名的文言文短篇小说集《聊斋志异》。

相关的书籍著作《聊斋志异》作者:蒲松龄年代:清代

后多家竞相翻印,着名版本有青柯亭本、铸雪斋本等,《谐铎》《新齐谐》《夜雨秋灯录》等模拟之作纷纷而起。纪昀的《阅微草堂笔记》也是在其影响下产生的一部笔记小说。该书不仅是中国文学的宝库,也是世界文库里的东方瑰宝。

留仙

《聊斋志异》书成后,蒲松龄因家贫无力印行,同乡好友王士祯十分推重蒲松龄,以为奇才,并为《聊斋志异》题诗:”姑妄言之姑听之,豆棚瓜架雨如丝。料应厌作人间语,爱听秋坟鬼唱诗。”至清乾隆三十一年方刊刻行世。

蒲松龄的远祖蒲臻,高祖蒲世广,在地方上都有点名气。曾祖蒲继芳,同他父亲一样,是秀才。叔祖蒲生汶中了进士,选河北玉田知县,是个有名的孝子,听说老母患病,哭得汤水不进,呕血数斗,死在衙门。他是蒲松龄屡次提到的玉田公,也是蒲家几代中最高功名的人物了。蒲松龄的祖父蒲生汭没有功名,父亲蒲槃,字敏吾,原先也尽力读书,知识渊博,但考到二十几岁,不能进学,家境又困难,便弃儒经商,做起买卖来。二十年间,有了相当的积累,成为当地的富裕人家。明末天下大乱,他便停业在家读书教于。蒲槃长子兆箕早丧,四十多岁没有儿子,性情喜欢周贫济困,到蒲松龄出生时,家道已经衰微了。
蒲松龄是蒲槃的第三个儿子,正妻董氏所生。上面还有长兄兆箕,次兄柏龄;下面还有个弟弟鹤龄,总共兄弟四人。

马瑞芳称他是”世界短篇小说之王”。除中年一度作幕于宝应,居乡以塾师终老。家境贫困,接触底层人民生活。能诗文,善作俚曲。

兄弟

该书是中国成就最高的文言短篇小说集,它不仅集志怪传奇小说之大成,使短篇小说的艺术水平达到空前高度,而且同李杜诗,《红楼梦》等构成中国文学史上绵延不断的高峰。

蒲槃

1848年美国人卫三畏将其中的《种梨》《骂鸭》译成英文至今,《聊斋志异》已有英法德捷克等十八种文字的三十个译本在世界流行,并且对日本文学发展产生过重要影响。全国《聊斋》出版物有100多种,以《聊斋》故事为内容编写的戏剧、电影、电视剧达160多出。2010年香港TVB电视剧《蒲松龄》
中,马浚伟饰蒲松龄。

国家

鲁迅先生在《中国小说史略》中说《聊斋志异》是”专集之最有名者”。郭沫若先生为蒲氏故居题联,赞蒲氏着作”写鬼写妖高人一等,刺贪刺虐入木三分”。老舍也曾评价过蒲氏”鬼狐有性格,笑骂成文章”。

山东淄川

族裔

父亲

王士祯十分推重蒲松龄,以为奇才,对《聊斋志异》甚为喜爱,为之题诗:姑妄言之姑听之,豆棚瓜架雨如丝。料应厌作人间语,爱听秋坟鬼唱诗。王曾欲以五百两黄金购《聊斋志异》手稿而不可得。蒲松龄还为此立下家规:余生平恶笔一切遗稿不许阅诸他人,手稿由长子世代传存,八世孙蒲英灏遗失下半部,今存上半部,收藏于辽宁图书馆,是中国古典小说唯一存世的手稿。除此之外,蒲松龄还创作了诗、词、散文、俚曲等,还有一篇长篇白话小说《醒世姻缘传》。后来有专门研究蒲松龄及其作品的学问,名为蒲学。

相关文章